单车生活

国庆群众游行:“青春万岁”方阵里流泻出的幸福记忆

今天(2019年10月1日)上午,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的群众游行,隆重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。看了国庆群众游行,想必总有一些元素会触动某一个群体记忆的阀门。例如我,作为骑着“二八”大杠长大的最老80后,作为非专业自行车史爱好者,就被游行队伍中“青春万岁”方阵的“时代气息”唤醒了历史记忆。

国庆群众游行:“青春万岁”方阵里流泻出的幸福记忆

▲国庆群众游行队伍中的“青春万岁”方阵(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)

为了使大家对历史的感受更直观一些,我将拿出与自行车相关的更多史料图片与大家分享,就像国庆阅兵一样,会有各位骑友从来没有见过的“新装备”。


▲那个年代流行的“二八”大杠

▲手头有一本1975年出版的《上海自行车商品手册》,下面会给大家放送里面的彩色插页,满满的时代感,总有一页能触动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骑友。

对于自行车的火热年代,我只能算赶上了一个尾巴。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除了永久、凤凰、飞鸽这样的名牌自行车需要凭票购买外,许多地方小厂的自行车已经放开了供应。因此,除了城镇家庭,许多农村家庭也渐渐添置了自行车,我就是在那个时候,一手握把、一手握横梁(上管),学会“掏窟窿”骑自行车。

▲我就属于右面那位小朋友

如果将历史推移到改革开放之前,自行车根本不应该划在日用品中,而是奢侈品,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奢侈品。在计划经济体制下,一切都与计划指标挂钩,市场毫无用武之地。自行车厂每年多少的钢材用量、多少产量,都是提前计划好的,而且国家许可进行自行车生产的厂家又非常有限,最终造成了严重的供需矛盾。有许多家庭手里攥着钱,愣是拿不到购车票,只能是干瞪眼,这与北京、上海等地今天的摇号购车有点类似。

▲这是车厂发行的购车优惠券

▲这就应该属于车票了,凭票购车

▲峨眉自行车厂的厂内货币

▲1983年,在北京买一辆普通品牌的自行车花费169元

▲1971年,在北京买一辆还处于试销阶段的普通自行车花费160元。

在那个年代还有更有意思的经济现象。一些地方自行车厂为了造车专做赔本生意,因为自身技术不成熟、配套不完善,所造自行车的成本可能会超过二百元,最终却要以国家计划的一百多元的价格对外销售,窟窿再由地方政府花钱填补。不过有一个好处是,圆了不少家庭的自行车梦想。

▲飞鸽牌自行车

上一篇:剁手清单#喵喵喵?小姐姐在我车上画了好多猫

下一篇:车手的国庆假期